大快人心!假馬來人鄭全行被馬來報章全面封殺真相曝光!原來他是因為得罪了最不應該得罪的。。。

2017-01-12  |   ABC News

sponsored links


 

 

大快人心!假馬來人鄭全行被馬來報章全面封殺真相曝光!原來他是因為得罪了最不應該得罪的。。。

文:張丹楓

根據內幕消息,假馬來穆斯林鄭全行Ridhuan Tee在馬來報章Sinar Harian寫了三年的專欄忽然被取消,並不是因為他得罪了馬華,更不是因為得罪華社;而是因為他在829日的專欄中寫了批判奪得里約奧運銀牌的非土著運動員《只愛錢不愛國》;因而觸怒了青年體育部長凱里,也惹怒了納吉與羅斯瑪,終於踢到鐵板,立即被下令封殺。

因此,829日的那篇批判非土著運動員不愛國的專欄文章,就成為鄭全行最後一篇文章了。


sponsored links


據悉,原本不知道自己拍馬來人的馬屁拍到馬腿上的鄭全行,是在95日專欄供稿之後才知道自己被封殺的噩耗。

他在8月29日國慶日前夕的馬來日報《Sinar Harian》的專欄抨擊這些華裔羽球運動員,指他們在賽場上拼搏的目的全是為了金錢和名利,根本毫無一點愛國心!

他說:《李宗偉、吳柳瑩、陳蔚強、陳炳順、吳蔚升這些超級怕輸(Ultra Kiasu)種族的羽球運動員全是因為貪錢才打球的。他們在羽球場上拼搏全是為了金錢和名利,完全不是因為愛國!》

這個喜歡為華裔套上《超級怕輸》Ultra Kiasu稱號的假馬來人,似乎非常享受被整個華社幹翻的感覺。放著有華人不做,偏偏要做馬來人,可惜馬來社會對他一直沒有認同感,就算他表現得比許多馬來人更極端、比拐杖民族更有拐杖心態也沒用。一隻披著豬皮的癩皮狗,始終都是癩皮狗,變不了豬;又怎麼可能被豬群接受為同類呢?

loading...

鄭全行Ridhuan Tee今天發表的專欄又一次證明他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投機分子,對大馬體育運動歷史一無所知,卻不懂裝懂扮有料混飯吃的騙徒,更多人懷疑他的學者文憑根本是假的。

說《超級怕輸民族》(指華人)是一個根本不愛國的民族,他們追求的只是個人的財富名利罷了;所以他們都愛選擇單打獨鬥的體育項目,因為一旦打出名堂,全世 界的鎂光燈都會聚焦在他們身上。看看他們只不過在奧運贏得區區的銀牌而不是金牌,已經成了很多盲目的大馬人心中的英雄,名利雙收,有豐厚獎金,還有汽車洋 房獎勵,還有終身俸祿;教多少人羨慕又妒忌。

《他 們為什麼不去參與團隊比賽的球類項目呢?為什麼他們不去踢足球或打鉤球呢?》鄭全行譁眾取寵的說:《那是因為足球員或鉤球員很難出名,更重要的是賺不到 錢。對於一個沒有愛國心的民族來說,他們(指華人)不會為了愛國而去參加更有國家意義的足球運動,他們打羽球的出發點都是自私自利,只為自己的錢包打算, 不肯為國家榮譽而犧牲。

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全民部分種族宗教人士全面撻伐,青年體育部長凱里更直接批評鄭全行不要不懂裝懂亂放狗屁,保持沉默不會有人說他是啞巴!


sponsored links


而納吉羅斯瑪也以實際行動到吉隆坡國際機場歡迎大馬里約奧運獎牌得主回國,並當中宣布將獎金各增加20萬令吉。

而原本以為通過寫文章侮辱非土著運動員就可以討巫統極端領袖歡心,繼續撕裂族群的鄭全行,拍馬屁太多終於失手拍在羅斯瑪的XX上,斷了自己的財路。

當然當然,Sinar Harian負責人總是會說些門面話,說什麼鄭全行專欄之所以暫停是因為進行內容改革,完全不是因為受到來自巫統或馬華各種外力的干預;不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張三沒有偷》。睜眼說瞎話罷了。

Sinar Harian stops Ridhuan Tee’s weekly columns

PETALING JAYA: Sinar Harian’s decision to end controversial lecturer Ridhuan Tee Abdullah’s weekly columns was made as the Malay daily wanted a change.

It claimed i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external pressure.

In a report by Malay Mail Online, Sinar Harian’s Chief Editor Abdul Jalil Ali explained that the change was procedural as a majority of columnists were retained for only 「one or two years」.

Tee, he added, was among the columnists who had been writing for almost three years.

「There is no pressure from Umno or MCA or what. He has been given the freedom to write this long, no matter what he writes,」 the portal quoted him as saying.

Earlier today, Ismaweb, the official organ for Muslim rights group Isma, reported that Tee’s weekly Monday column had been dropped since Sept 5.

文章未完,點擊這裡閱讀全文!


希望您能按个赞,让我继续为您发表更多好文章
sponsored links


sponsored links